首页 女老师M的下着 下章
第三章
  这个部分比起时软一些,直径有三公分,比茎细,但长度却相当长。“须贺先生,不要急死我了,快变成冷血的男人折磨我吧…”“那么,让我在前面进去好不好?”“不要,这个就原谅我吧。”

 “真帆,今天是危险吗?”“不是,我的处女是丧失在这个手杖上的。所以,真正的,我要给和我结婚的人。须贺先生,请你谅解,但股是有经验的,我也轻松。”

 真帆的门成而红肿,也有较大的感觉。每一片花瓣都很柔软似的,而且像在要求或异物似的,一下隆起,一下凹陷,很像动物在动。

 “这里嘛…这样如何?”须贺先用手指在真帆的红色花蕾上轻轻抚摸。“啊!好…”真帆的门有力似的住须贺的小指:“可是…还是更的吧…“真帆把股抬得更高。

 “是吗?这样如何?”须贺把中指和食指并拢,用力门内。“好…”真帆的门确实有惊人的感受口把须贺的手指夹到痛的程度。

 “好吧,现在要用手杖了。”须贺拔出手指后,用手杖的柄一面旋转,一面门内。“啊…对不起…我快要疯了…”手杖入七公分左右,真帆开始拼命摇动股。“啊…对不起…我不行了…”儿子的导师就在双手铐在背后的情形下昏倒了。

 漆皮三角因为沾上大量汁,几乎变成黑色,这一次的睡眠还不到一分钟。“原来你有副前后都能够达到的身体。真帆,你的运动神经也很不错吧?”“大概吧,至少比你的儿子好一些…嘻嘻…”“他的运动神经迟钝,可能是我的遗传吧。”

 “不要紧的,他的精神相当旺盛。因为他藏了我的内衣,我们才有这样游戏的机会。放心吧,下学期的体育,我会给他甲等。”“哦,那得谢谢你了。”

 须贺当作道谢的意思,仔细的从漆皮三角上爱抚,用手掌在门和户上摩擦。“真帆,还是让我入前面吧!”“那是因为没有才会这样说吧。

 还是门内好不好?不然我觉得对不起将来的丈夫。”“真帆,在前面用手指和舌头出来。

 还是用手杖在门的…哪一种好呢?”“这个…前面是又深又广,后面的是很搔,若说实话,还是前面好,所以才认为对不起和我结婚的人。啊…请不要在前面用手指那样用…我会感到需要的。”

 “好吧,既然如此,取下手铐,入后面吧。”须贺多少感到失望,但他想赶快,取下真帆手上的手铐。“要赤吗?那样比漆皮的内衣更有感吧。我已经得到两次足,这一次由须贺先生来选择吧。”“嗯,脏的漆皮内衣固然好,但沾上大学老师的味道,我不大喜欢。”

 “你嫉妒了吗?我感到高兴。”真帆主动的罩和三角,发出嗤嗤的笑声“须贺先生,你能给我买新的吗?我自己不方便买,又不能对丈夫说有这种嗜好。”“好呀,这是说你以后还肯跟我见面啰。”

 “是的,不过,须贺先生会不会有问题呢?”“只要不要让儿子、老婆以及学校知道就行了。”“我也是,能保密对我是很好的。”“嗯…”真帆的身材苗条,房和股健美。须贺欣赏一阵后,把真帆的双腿高高抬起。“如次一来,户和门同在一个水平面上…看起来还是户比较好…假装错位置…““须贺先生也真是的…是故意让我焦急吗?这样的姿势比穿漆皮的有三角更难为情。快一点吧…”真帆高举双腿,出怨尤的眼神看须贺。

 不知是否期待,真帆的肚子不停的起伏。“这个…怎么样?”须贺把马口的分泌涂抹在真帆的门上,好像顺便似的轻碰花瓣和核。

 “求求你…股的里吧…”须贺不理会真帆的要求,用的侧面核,来回摩擦,为的是让真帆的感带集中在前面的上。

 “须贺先生…我知道了…就入前面吧…”真帆无法忍耐似的扭动股要求着。“你说前面,我也不知道在哪里,应该明确的说出来,”为了让真帆认清快乐的源在哪里,须贺用言语挑逗。

 “啊…不要…我说不出来,”须贺把在真帆的入二公分后便停止。“好…还要…求求你…须贺先生…”真帆的口不停的收缩,很难过似的扭动身体。“不行!要在哪里?你得说清楚。”

 “我说…深深的户内吧…”真帆用啜泣般的声音要求。说完的刹那,从里涌出汁。须贺利用自己的体重,一下就把深深入真帆的内内。

 “好…我又要昏过去了…”真帆的子扭动着,里包夹,在口勒紧。真帆好像又再要出来了,美丽的脸更妖媚。“你再忍耐一下,我们一起来吧。”须贺开始加快活运动。“我忍耐不了…须贺先生…原谅我吧…”

 真帆说她自己是用手杖的柄失去处女,可是她内里的构造是先天的柔软而富弹进出时,发出“噗吱、噗吱”的声音,带出大量汁。

 “唔…不行了…”真帆发出的哼声,出现痉挛,把勒得更紧。须贺也终于开始。…关于这两个人以后的情形,不能在这里叙述了。***

 某内衣厂商委托的属于高度机密的听写调查档案仍在持续中。@田久保秀,三十九岁,服务于带制造公司。比西北风更强烈的晚秋小飓风,带来寒冷的雨,打在日本海海边的铁路上。接近黄昏。

 只有两节车厢的电联车停在月台上。车内的广播用抱歉的口吻说:“可能还不能修复。”田久保是在出差回来的路途中,没有特别的急事,想看看海的巨,走下月台。

 从另外的车厢下来令人惊的美女,肩上挂着一个大背包,让人想到是去工作或是去旅行。深褐色的网状袜十分抢眼,可能因为有一双修长的腿,身上的大衣和裙子都相当短。

 “真没礼貌,这样盯着看。”年轻的女孩出这样的表情瞪一眼田久保秀,走上陆桥。田久保心想,这个女人的个性一定很强烈。抬头看时,大衣和裙子如降落伞般摇摆,几乎能看到大腿。可能是二十三、四岁吧,又向下对田久保瞪一眼,好像怪他偷看不该看的地方。

 田久保急忙低下头,对自己由下向上偷看的行为感到愧疚。从陆桥走下去时,女人的裙子和大衣被强风吹起。

 这一次女人没有回头,只是用手住大衣和裙摆向收票口走去。看得田久保产生火,想早一点赶回家,把老婆映子的衣服剥光。

 和七、八名旅客一起经过收票口,虽然是小车站,还是有“观光旅馆服务台”有一名中年女士坐在那里,百般无聊的样子。年轻的女人向四周看一眼,大概觉得外面的风太大,向服务台走去,可能是要求介绍旅馆。田久保也决定这样做。

 “就算有暴风吧,一个人怎么行呢!”中年女士用很重的乡音唠叨,然后看田久保。“嗯?是父女,还是兄妹?算了吧,不要吵架,住在一起怎么样?”没有问年轻女人和田久保的意见就开始打电话。

 “我是无所谓的,在大房间里,各睡一个角落就行了。”“啊…这…”女人低下头,紧咬嘴思考。…在深蓝色的海洋上有无数的白色波。到达旅馆后,女人当然没有放弃戒心,只是站在窗户边看夜晚的日本海,也没有换睡袍,更没有自我介绍。

 “那么,我一个人先喝了。”在尴尬的气氛下,田久保拿起服务生送来的酒瓶。“哦,对不起,让我替你倒酒吧。”年轻女人仍旧保持严肃的表情,拿酒瓶的动作很不自然。现在这样的表示善意,像在说晚上可能会比较安全。“谢谢,你呢?”“哦,我也喝一杯吧。”酒杯送到嘴边时,女人的脸上出现一丝笑容。

 可能她有不错的酒量,一饮而尽。“这个清酒很香,我…可以打电话回家吗?”年轻的女人叹一口气说。

 “请便,小姐,费用不必担心。”田久保觉得这句话是多余的,可能会使她多心,感到有些后悔。“是妈妈吗?我是蕾…电视上有没有播呢?火车不通了,那个人打电话来就说我明天会搭飞机回去,不用担心。”

 好像要节省电话费似的,很快便放下电话,从话中可推测,这个女人不是订过婚就是已婚,名叫蕾。“这位太太住在哪里呢?”“请不要问。”蕾一面摇头,一面喝酒。

 在尴尬的气氛下,田久保也喝酒。“先生、太太,可以铺卧具了吧?”旅馆的老太太进来说:“有这么年轻美丽的太太,先生一定很得意吧,不过,也很吃力吧,要不要叫按摩师呢?”

 “好吧。”暴风吹在窗户,吱吱作响。田久保想到这样一定不好入睡,于是同意老太太的建议。

 年轻女人果然又把棉被拉开五十多公分,衣和裙子,穿着网状袜和勉强能盖住股的衬裙,一头钻入被窝里。

 “咳咳,是这个房间吧?”老按摩师走进来,坐到年轻女子的身边。“就从年轻的太太开始吧。”还没有说完就掀开棉被,推年轻女人的身体使其俯卧,然后在在她的上,开始按摩双肩。

 “啊…按摩师先生。”年轻女人慌张的扭动身体。“什么也不用说,你的肩好硬,像冰一样,这样的人一定会便秘的。”按摩师继续女人的后背和脖子,看起来很熟练的样子。

 “啊…”年轻的女人不语,也不动了,按摩师坐到女人的股上,在后背、,或用力或的按摩。“先生,你太太的肌肤光滑而有弹,肩膀和后背却很硬,是没有疼她的证明。”按摩师误以为他们是夫,以责难的口吻对田久保说。  M.AgUxsW.com
上章 女老师M的下着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