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老师M的下着 下章
第五章
  久保尚未,很想立刻结合。“你能有这样的快,我感到光荣。在车站看到你,就觉得你相当美,同时还有一种严肃的感觉,后来又独自的睡了。”

 “对不起,被那个按摩师按摩那个地方后,身体突然觉得怪怪的。没有关系啦,两星期后就要结婚,以后不会有这样的经验的。”“所以就兴奋了吗?我可以再来一次吗?”“好吧…刚才我是自己先了…”

 “这一次,我想在那里面,可是你快要结婚了,我会在外面,因为没有戴保险套。”“没有关系,今天是安全,又让我知道这么刺的事…在里面吧,没有关系。”看到她在毯下三角的动作。

 “谢谢你,蕾。”“求求你,现在叫我的名字后,就把我忘了吧。还有在我结婚之前,那样一次…”“一次什么呢?”田久保把年轻女人身上的毯掀开。上半身还有褐色的罩,但下半身完全赤

 “我是想要…轻度的被待…不要浣肠那么烈的…只是像折磨我一样的进来。”俗话说,旅途中不怕出丑,但也许这是进入人生坟墓的结婚前女人的迫切愿望。女人红着脸。

 “当然没有问题。”这是曾经向子映子要求,却一直不肯答应的事,所以田久保非常兴奋,于是决定用刚才撕破的网状袜捆绑她。

 “田久保先生,对不起,我这样要求。”可能是好奇心和对的期待,女人的下半身开始颤抖,还闻到酸牛般的味道。“可是,蕾,我是不答应做到一半时要求停止的。”田久保拉起女人的上半身,用网状袜把双手捆绑于背后。

 “很好,就这样俯卧,把股抬高。”田久保为看清楚蕾的门或花蕊,抓住股的丘,向左右拉开。可能是知道自己的排器官受到凝视,蕾想缩紧股的双丘。“没有用的,你必须服从。”田久保用鲁的口吻说。

 虽然要求轻一点,但被待游戏的一方必须要采取强硬的态度,不然就不像了。

 “可是股那里…还没有洗澡…哎呀…”“你说谎!刚才给你按摩,不是有感了吗?”田久保又有一点嫉妒,用左手指轻捅门,用右手稍用力拍打雪白的股,雪白的股立刻染上粉红色。

 “啊!是的…因为我的未婚夫不摸那里,所以吓了一跳…是很舒服…可是那里是脏的。“好像打股不如门舒服,蕾抬起股。

 田久保心想也许太残忍,但仍并两手指,一下便入到第二关节。蕾的门意外的柔软、给手指带来里面已经溶化的感觉,可能是和门的肌连在一起的关系,从花蕊的溢出汁。

 “哎呀…股好难过,可是舒服…也前面吧…”蕾扭动雪白丰股,仰起头说。“好吧。”田久保用手掌在女人的花蕊上时,突然觉得这个女人的身上充感。

 “到这里来。”田久保鲁的抓住蕾被捆绑的双手,拉到化妆台前。“怎么样?这样像一幅画吧!你自己看吧。”田久保把蕾抱在腿上,用手指分开,照映在镜中。

 “是要我看吗?啊…好奇怪…我快要死了…”张开,汁,蕾看过之后,摇摇头,闭上眼睛。已经到了忍耐极限,田久保握住自己很久没有这样起的,对正蕾的猛然入。

 “你看吧,进去了。”“啊…是真的…怎么办…被别的男人进去了…啊…不行了…又要摔出去了…“看到镜中的情景,蕾的花蕊又溢出汁,股开始如地震般的摇动。

 “啊…不行了…”蕾又了,身体变重。…外面的风雨小了,电联车明天可能恢复通车,一定会回东京。

 所剩的时间不多,必须好好的享受。“那个…能不能放开我的手呢?”当田久保一次,女人达到第五次后,从轻微的睡梦中醒来说。

 “你要洗澡吗?”“不…田久保先生,我想…”蕾把双手转向田久保的方向,出被打肿的粉红色股。

 “你可以这样去呀。”“可是…连门也打不开的。”“我会为你打开门的。”“不要欺负我,这不是游戏,我真的想了,而且了还要擦拭那里,快放开我的手。”美丽女人鼓起脸的样子实在好看。

 蕾迫不及待似的扭动几下股。“好吧,就在浴室里,我会仔细的欣赏。”“饶了我吧,我对浣肠那种游戏不大喜欢,让我自己去吧。”“不行!”

 田久保心想,只要她再哀求一次便解开捆绑双手的袜,可是为了要看她排的样子,说出拒绝的话。“真是的…好吧…看吧…但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“当然可以,你说吧。”

 “田久保先生…是四十岁左右吧,我想再来一次就没有了…所以…那个…”和蕾相遇七个多小时,此刻,她出最羞怯的表情。“怎么样呢?”“我说不出来。

 啊…忍不住了…快带我去吧…”蕾采取要蹲下去的姿势,田久保急忙把她带入浴室。“吧。”田久保站到最容易观察的位置催促。“我的未婚夫一定不会想到这么好的事…

 真想不到这样看我…会如此的兴奋…“蕾的声音有点沙哑,说完就坐在磁砖地上,出百看不厌的深红色花。“看你的样子不是很兴奋吗?出很多汁。”

 “啊…不要说了…要出来了…你让开一点…看吧…”从蕾的花蕊出稍带有酒味的。“啊…完了就马上进来吧…我快不行了…马上进来吧…”蕾半张开嘴,呼吸很困难的样子。

 “啊…羞死了…可是好舒服…会习惯这样…可是我的未婚夫不会这样…我的有没有味道呢?”停止了“田久保先生…快进来…我又要…”蕾蹲在地上,仰起头,雪白的部不停的起伏“像强一样的吧…”

 田久保认为让蕾仰卧在磁砖地上,捆绑的双手在磁砖地上一定会痛,于是自己仰卧在地上。蕾利用双膝爬到田久保的身上,将自己的对正起的

 “啊…对不起…我又要了…”可能现在变成最感,把芽和花蕊对正田久保的茎,左右摩擦。

 “啊…”进入花蕊不久,蕾发出叫声,全身无力的在田久保身上。在蕾达到后的二、三秒,田久保忍不住要了,看到蕾又要进入梦乡,急忙问:“你刚才说有要求,是什么事呢?”

 “唔…等一等。啊…你的在我的里面,好热…”“你不要说了吗?”“你不会生气吗?”“不会生气,对两周后就要结婚的女人,我没有资格生气。”

 “那么…有一点怕…我很想…”蕾的还在动,好像还有能力达到。“你说吧。”“我是…想要同时和两个男人…能不能把刚才的按摩师叫来呢?”

 “什么?可以…”田久保这时才知道女人的可怕。田久保对这位才见面的、在东京也难得一见的美女开始动情,可是对方是彻底的在享受感,明知如此,心里还是会产生嫉妒。

 “我想那位按摩师会了解的,但最重要的地方还是会给你,我只能给按摩师嘴,如果要门还可以。”

 “好吧,你既然和我这个陌生人这样用情,就算给你的新婚之礼吧…但还是很难过的…”田久保说完,从女人的花蕊拔出。…按摩师很快就来了。

 “怎么回事?两位不可以吵架,让我看看吧。”可能五十出头的按摩师,进入房间后,看到双手被绑的女人,一点也不惊讶的说:“我给她按摩吧。先生,请尽量的抚摸她的户吧。”

 按摩师说完,到蕾的头上的方向,立刻发出表示快的哼声。可能是将有两个陌生男人向她施,使得她兴奋了吧。

 “先生,抚摸房的正确方法是这样的。”按摩师把蕾的双用双掌包围,食指在山麓的部分动,还把头夹在手指间,做全面迫。

 “好…”蕾开始扭动上半身,像离开水的金鱼,张开嘴息。“先生,不要在那里发呆了,还不在太太那里或吻,给她刺呢?”按摩师催促田久保。

 然后从丁字掏出茎,唯一能放心的是那个东西软绵绵的。不大,但很黑。田久保摸蕾的花蕊。很热,而且淋淋的需要布的程度。“先生,我要借用这边了。”

 按摩师低下头吻蕾的富感的嘴。“唔…”蕾发出哼声,接受按摩师的吻,田久保还听到啾啾的靡声。

 “太太,这一次要这个了。”按摩师把黑黑的茎放在蕾的嘴上时,蕾很高兴的进嘴里,这时候,田久保认为,蕾实际上先对按摩师产生感情,如此一来,心里虽然兴奋,但茎不能起。

 “先生,你是这样的话,我和你换位置吧。最近的男人真没用。需要我帮助的人,越来越多。”按摩师来到田久保的位置,把起到一半的内。

 “我要了…”蕾突然皱起眉头,用力抓住田久保的分身。在疼痛中,田久保觉得真正能了解女人的厉害,不由得看扔在一边的网状袜。  m.aGUxSw.Com
上章 女老师M的下着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