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老师M的下着 下章
第十章
  原以为是下鲁的吻,但中年男人只把嘴到似触非触的程度。待布由子有点焦急时,这才布由子的嘴,然后把舌头伸入布由子的嘴内。

 布由子的下半身又是一阵。“你的嘴很厚,能不能也吻我的下面?昨天才洗澡,也许有味道。”

 中年男人提出意想不到的要求。布由子还是感到惊慌“这…可是…”布由子听了中年男人的话,不由得向四周看,只听到鼾声,好像所有的旅客都进入梦乡。“有什么关系,可以和爱人的比较,拜托啦!”

 这个中年男人厉害的地方就是凡事积极。立刻拉开子的拉链,掏出又黑又、但稍柔软的

 “不要紧,在毯里做就行了,驾驶坐在死角,快一点,”中年男人让犹豫不决的布由子在坐位上弯下上身,盘坐在坐位上,用后背挡住通路的方向。

 刚才给了她那么强烈的感,以及对下一步的期待,使得布由子不由得把脸靠近男人的下,中年男人把毯盖在布由子的头上。中年男人的有强烈的味道,好像是汗和的混合味道,但也有强壮男人的让人心生好感的味道。

 布由子下决心,在黑暗中向前伸出嘴时,碰到男人半起状的头。立刻有了反应,头向上翘起,想到这是靠她的力量时,就产生和对丈夫时一样的喜悦感。中年男人的手伸入毯里,从罩上抓住房。

 房的疼痛,直接传到下半身,使那里灼热和润。战战竞竞的把男人的夹在嘴之间,那个东西硬如啤酒瓶,而且变得大,布由子的嘴都快容纳不下了,(这么大的东西,入那里会怎么样呢…最好能中途下车试试看…

 但不可能的,丈夫会在终点站接我的。)二小时前还无法想像的、对中年男人情狂的爱意,使布由子产生异常的心情。

 包括丈夫在内,把男人的东西含在嘴里,这是第三个,为了表示诚意,布由子不仅用嘴,也用舌头,虽然勉强,但仍然感觉出舌头冒出来的青筋。

 (不只是房或头,在前后都受到玩的情形下该有多么好…在宽广的地方。不,也许是怕有人看到的刺才是最好的。没想到我是这么的女人。不,这是女人的本能。)不由得开始用力,布由子就这样贪婪的着见面还不到三小时的男人的

 “谢谢啰,这种事是靠心情,最好叫爱人多教你吧!”中年男人隔着毯在布由子的肩上拍一拍,用多少有点遗憾的口吻说:“小姐!你肯下去吗?”

 做为答应男人要求的信号,布由子更热情的。不久,大量温热的在布由子的嘴里。

 …坐在身边的中年男人发出很大的鼾声睡觉,大概有一个小时了,布由子侧身,把头靠在男人的肩上,但无法入睡。全身火热,好像变成器。再过二小时半,天就要亮了,心里很急,想体验更多的情行为。

 很想从丈夫以外的男人身上,多得一点经验。“啊…静江…糟了,不是。”中年男人抚摸布由子的房,然后手伸到下时醒过来,说出布由子听了伤心的话。后睡过觉之故,中年男人好像是恢复精神了。

 “小姐,你还有更换的纸三角吗?”“我结婚三个月了,不是小姐了!”“原来如此,我还以为你是高中生,所以不敢太鲁。哟!你换了新的三角了。”中年男人的嘴紧靠在布由子的耳朵,手在毯下抚摸仍旧润的花蕊,还把小手指进去。

 “你的内了吧?有再多的备份也不够用的。在那一边大概有喜欢嫉妒的男人等着吧,你会受到怀疑,哦,原来把手帕放在这里了。”中年男人做了遭受过怀疑的事,才这样为布由子担心。布由子在毯下起裙子,去三角,也拿出怕脏纸三角挡在花蕊的手帕,收藏在皮包里。

 心又开始怦怦跳动,好像有很大的石头口上。没穿三角的花蕊更溢出汁,不知哪里吹进来的风,大腿有点凉意。“我要你的那里,可以吗?”“嗯。

 可是会不会被人看到呢?”“不要紧,这个时候是最安全的。前面的坐位不是已经开始了吗?他们应该彼此不认识的。”

 向中年男人的眼神所指的方向看去时,确实在前半夜还只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坐在旁边,现在多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坐在那里。女人的头靠在车窗,在布由子看来,那个女人的确接受那个男人的调戏,让布由子觉得现代有太多寂寞的男女。

 不管怎么说,布由子的下半身是热情如火。“要你采取很困难的姿势,我要把腿放在靠通路的扶手上,然后躺下来。”“嗯。”布由子的声音有点颤抖。

 “你要面对车窗,起裙子,把我的脸当做坐垫坐下来,毯要披在肩上,这种样子比较自然,不会被人看出来,知道吗?”“嗯,我试试看。”

 布由子依中年男人的指示,起裙子,抬起股,骑在中年男人的脸上。将两个坐位当做的中年男人,当布由子把毯披在肩上时,抓住布由子的股,把花向左右分开。核也受到拉扯,使布由子的下体产生难以形容的感。

 (哎呀,他的胡子刺到花蕊了,还在那里啾啾的,好哇…不能发出声音,否则是玩不下去的…)抑制声音时,带有罪恶感的快,在布由子的体内更四速奔驰。(不只是体,希望他能核,对了。

 让他先门吧!)布由子在男人的脸上稍移动股的中心时,中年男人立刻看出来布由子的要求,于是把一手指门内。

 (啊…手指在股里转动,他的手技是职业级的,我的汁使这个人的脸完全淋淋了,)布由子的手在自已的嘴,不让快的哼声出来,同时扭动股。(啊…即使核没有受到玩也忍不住了。

 啊,要了…不不能发出声音真难过…到了界限了…)布由子咬紧牙,拼命忍耐要从嘴里冒出来的快。男人用手掌核旋转时,布由子还出一些靡的哼声“啊…”就在感的波中,布由子登上了快的绝顶。全身的重量都落在男人的脸上,中年男人的鼻尖和嘴对布由子形成温柔的后戏。就这样休息一下吧。…虽然短暂,但睡得很甜。东方的天空依旧黑。

 前座的三十多岁女人和五十多岁的男人换了坐位,彼此把头靠在一起,大概行为也进入休息状态。坐在隔壁的中年男人突然说:“你睡醒了吗?黎明前就不要睡了,这一次真的把进好不好?”

 “好是好,可是能吗?太冒险了吧!”“我也没有这样的经验。”中年男人也许是当做前戏,从毯下把手伸到没有穿内的布由子的股下面,同时爱抚花蕊和门。

 布由子的下半身立刻开始动,距离天明大概只有一个小时了,期待感使核都开始膨。“司机是没有问题的,这次的问题是通路那边的坐位上的两个像大学生的女人,不过现在还好像睡着了。”中年男人说明那一边的状况。“这样吧,我背对那两个女人把腿伸直,你也背对着我,坐在我的大腿上。如果有人看到,就做出替我腿,女儿照顾父亲的样子吧。““不,这是年龄相差大一点的情侣。你要有信心才是。”

 “啊!这种话有十年没听过了,好,开始吧。”中年男人的双腿在座位上伸直,下半身覆盖毯,开始子和内。布由子的花心几乎要爆炸。

 看着窗外的天色逐渐由漆黑变深蓝,身上披着毯,坐在男人的下。座位变高,多少感到不安,可是充感。“今天是安全吗?”中年男人从背后抚摸房,同时轻咬布由子的耳垂。

 “明天可能有月经来,所以是安全的。”布由子回答时,心想着:终于有不是丈夫的入花心内。下半身微微颤抖,能感觉出溢出和过去不同的更黏的汁。“最怕的是你的哼声,所以要好好的忍耐。”中年男人用围巾在布由子的嘴上,这样使布由子产生像被强的感觉。“要进去了,你还是快一点出来比较安全。”中年男人的头碰到会后,立刻滑入布由子的内。“好!

 快要死了…能遇到教的天才真幸运。”布由子能自己控制快,有时左右扭动股,有时顺时针或反时针的旋转股,感的波就要来临了,中年男人的手找到

 “唔…”拼命忍耐,还是发出哼声。快的波一波一波的袭过来。“太太,不要紧吧?我这里有晕车药。”听到年轻女人的声音时,布由子就昏过去了。

 ***某内衣厂商委托的属于高度机密的听写调查档案仍在持续中。@泽奈绪子,二十七岁,主妇。这是去年的一个星期天的事。天空有泡沫般的云,好像快要下雪的样子。丈夫雅彦在国内度过过年的五天假期后,回到出差地的伦敦。

 这样又得忍耐三个月了,奈绪子穿上和服后,犹豫一阵,又穿上比较宽松的白色三角。穿和服时,罩和三角都是多余的。如果看出三角的线条,那是属低级的,可是天气很冷,不过,还有别的理由…今天要去学习丈夫也曾经鼓励过的花。若称为师父,还显得年轻的关俊行教导花。他是丈夫的好友,三十五岁。

 他的父亲并不是很出名的作家,但主动辞去工作后自称派。学生很多,花的方式也栩栩如生。…因为下雪之故,电车慢了很多。  m.AGuXSw.COM
上章 女老师M的下着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