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亚当的逆袭 下章
第六章
 我知道留下来基本是九死一生,但与其三个人一起死,还不如赌一把。我怕死,可也没必要把他们都拉下水。雷克斯诧异地看了我一眼,略一思考便下定了决心:“好吧!也许你是对的吧!只是希望辛格尔徳正在赶过来,否则…”

 他说到这里,也不再迟疑,拉过缰绳转身便朝尤恩格拜城的方向飞奔而去。一边朝阿尔大喊:“你在这帮助亚当挡一下,我去求救兵,一定不要让他死啊!”阿尔虽然看起来文质彬彬的,却也答道:“放心,你赶紧去。只要有我一口气在,绝对不会让他死的!”说罢他竟一边继续施放火球,一边冲了上来到了我的身边。“你干什么?快到后面去啊!”我着急地朝他大喊。阿尔朝我一笑,却坚定地说道:“让我帮你分担一点压力,放心!我们不会死的!相信雷克斯!”蛮族的斧子在他纤弱的身躯上砍出了一道道伤痕,他的法师袍也染成了一片血红。

 但阿尔一声不吭地继续朝蛮族还击。他的英勇让我热泪盈眶的同时,也热血沸腾,我不顾武器会不会损坏,全力挥舞着铁剑,尽可能帮他多抵挡一点敌人的攻势。

 “兔崽子们,去死!”一个蛮族又死在了我的剑下,我再次升级,奇迹般的是竟然我的力量和敏捷再次上升了一些,原本蛮族们看起来很快的攻击动作,似乎也慢了一些,我竟然能少许地闪避过敌人的斧子了!

 但是不幸的是,久经考验的铁剑终于在这时发出叮的一声,断成了两截。糟糕了,这下真的是无计可施了。

 难道我还能赤手空拳地去和那样一群凶残的蛮族对抗不成?阿尔也发现了我的窘境,朝我喊道:“快退下,我来挡!”我惨笑着朝他摇头,好歹我也是一个重甲骑士,怎么能让一个魔法师挡在我的身前来保护我?

 我用手臂护住头部,挡在了阿尔的身前,无数的斧子和弓箭蜂拥而至,已经疲力竭的我,又能挡上几分钟?从来没有这样的绝望,我已经可以想象很快我就会被砍死,然后倒在地上成为和身边一样的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 但是我不后悔,我不能为了自己求生就让战友为我而死,这至少是我身为骑士最起码的尊严!

 在这山穷水尽的时刻,突然一阵柔和的白光却在我的身上亮起,我发现随着光芒的闪耀身上的伤一下子好了许多,早已枯竭的体力也回复了一些。

 援兵?难道是辛格尔徳来了?我大喜过望地转头一看,只见一个粉长发的少女,骑着马飞快地朝我这边靠近,而她手中的魔杖再次亮起,阿尔身上的伤势也得到了缓和。

 我认出了她的身份,她就是辛格尔徳的妹妹,艾斯琳!我们有救了“让开,让我来!”艾斯琳一声娇喝,一边策马一边收起魔杖。

 然后拔出了间的配件,这是一把极细的突刺剑,很适合女使用。我下意识地让了一让,艾斯琳借着马的巨大惯性,狠狠把手中的细剑刺进了最近的蛮族的身体,那蛮族一声不吭地倒地而亡,竟然是一击必杀!她的马术娴熟,敏捷度和我又是天壤之别,蛮族的斧子竟然根本砍不到她,只有弓箭手的弓箭给她造成一点轻伤,此时的艾斯琳看起来无比英勇,如同女战神一般刺眼。可惜这时候我的剑已断,连帮助她杀敌都做不到。

 “艾斯琳,我来助你!”身后又是一声大喝,一个公爵骑士,身后跟着一个骑士也赶到了,我默默地退后,因为已经没有我出场的必要了,这是乔安和菲恩赶到了。

 乔安的加入让场面产生了不小的变化,原本我们只是勉强防守,而身为骑士团长的乔安,实力绝非等闲,他一个人就能对付三四个敌人,这还是因为长对上斧子不太有利。

 即便是如此,他对敌人的威胁也不是一般的大。再加上他身上还有投,原本可以随意欺负我们的弓箭手,终于也有了办法去还击他们,而艾斯琳和菲恩的压力也小了许多,阿尔终于后退了一点,以便全力使用魔法攻击敌人。

 而此时辛格尔徳的人在雷克斯的指引下终于到了,只见他手持一把亮闪闪银剑,骑着一匹白色的骏马,无比威武。

 辛格尔徳二话不说,带着众人加入战团,我看到他的手上果然已经戴着速度之戒,他一下子冲进了敌人群中,敌人的斧子和弓箭竟然完全沾不到他的身子,他有如一匹雄狮,冲进羊群肆意夺取着对方的生命。

 而雷克斯等四人则去支援乔安和艾斯琳,在他们的帮助下,敌人被打得节节败退,终于维尔丹的蛮族们被打得战意全失,慌慌张张地想要撤退逃跑,但在骑士们的长利剑下,哪里由得他们逃走?

 一个个都被砍死在了这片土地上。在辛格尔徳的率领下,一行人势如破竹地杀到了艾汉斯城下,守城的格拉鲁德慌慌张张地看着把整座城包围了的大军,口中不停咒骂下手下废物,但在众人的围攻之下,虽然他算得上一员猛将,还是势单力薄,被车轮战活活累死。

 我看着他的惨状,心想如果刚才不是战友们的舍身帮助,自己肯定也和他是一样的下场了吧!这么一想,心中充足感,第一次觉得在异世也不错,至少有这么多共同作战的战友。

 占领了艾汉斯城后,搜索便了整座城池,还是没有发现艾婷公主的踪影,辛格尔徳懊恼地喃喃道:“艾婷,实在是不可原谅,只要那些家伙不把艾婷给回来,天涯海角我都会追到底!”

 奥依菲话道:“依我看来,艾婷公主应该是城在被攻破之前,就已经被带到维尔丹去了吧?如果她能够平安无事,那就好了…”

 正当我在城中修理武器和铠甲,稍作整顿的时候,传来了消息说国王派来了使者,我报着好奇心和同伴们一起去找辛格尔徳,此时国王的使者已经到了,那是一个老头,他正道貌岸然地朝辛格尔徳道:“辛格尔徳公子,这场战争打得漂亮。

 国外知道后非常高兴,所以赐予你圣骑士的称号!”我心中冷笑,这种毫无实际意义的奖励,也只有所谓的国王才会拿来笼络人心。

 但辛格尔徳毕竟身为王国的臣子,虽然他心中怎么想的我不知道,他还是严肃地半跪下来宣誓道:“在下愧不敢当,谨在此再度向陛下宣誓效忠!”

 接着他又说了几句场面话,便带着人走了,因为在艾汉斯城没有发现艾婷的踪影,大致已经可以肯定她被带到维尔丹境内了。

 而维尔丹是布森林的国家,国内又一直动不堪,所以被古兰贝尔的人们轻蔑地称之为蛮族。一直到了现任国王巴东的时代,国内的内斗才渐渐终止。性格平稳的巴东王,稳住了颇具野心的儿子们,与古兰贝尔结下了同盟的关系。

 但那份和平却正是被巴东自身破坏的,他命令三个儿子趁着机会侵略古兰贝尔,而巴东王为什么要挑起战争?这实在令人疑惑不解。处于艾汉斯城西北的地面,都是阿古斯多利亚的领土,此时诺迪昂城的城主艾尔特夏,亲自到了艾汉斯城来找辛格尔徳。

 “辛格尔徳,好久不见了。”艾尔特夏和辛格尔徳也有过数面之缘,所以语气上还算客气:“你占领了艾汉斯城,是打算怎么做?”

 面对这个阿古斯多利亚的名将,辛格尔徳不敢怠慢,答道:“你来得正好,尤古维的艾婷公主,被维尔丹的人带走了,如果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肯把公主回的话,除了战争以外别无他法。”

 艾尔特夏点头表示理解,道:“原来如此,有这样的事啊!但是你现在留在艾汉斯城的话,可是会引起阿古斯多利亚诸公的猜忌的。”

 原来阿古斯多利亚的国内也不是太过太平,诸位公爵之间甚至会相互挑衅。艾尔特夏接着道:“这样吧,毕竟我们是同盟关系,我替你守着后方吧!”辛格尔徳大喜,有他帮忙那主城便是稳若金汤,连忙道:“抱歉,让你费心了!等我结束了这场战争,再来向你道谢。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,边喝着葡萄酒边聊天。”艾尔特夏笑了笑,道:“我很期待,那么祝你作战顺利吧!”于是他和辛格尔徳道别,踏上了归途。维尔丹境内,艾汉斯城南方的一座城池内,一位大汉朝着一个年轻的女剑士道:“艾拉,你应该明白吧?我离开时,你要负责好好守城。如果你有什么奇怪的举动,小鬼就会没命!”

 而一个被大汉控制着的少年,不屈地朝艾拉说道:“艾拉,我不要紧的!所以你不要听这些家伙的话!”

 艾拉脸的挣扎,叫道:“夏南…”她终于朝大汉道:“金波斯,我什么都听你的!所以…求求你,不要对夏南动手!”

 那名唤金波斯的大汉嘿嘿一笑,一把把艾拉搂过来,糙的大手直接从女剑士的衣服下摆伸进去,拨开内着她的花瓣,一边笑道:“只要你乖乖听话,我自然不会对他动手,只是你别忘记,我可是你的主人!

 你不过是一条听话的母狗而已,所以不要错自己的立场,听到了么?”艾拉的眼中是痛苦,却不得不配合大汉的侵犯,甚至听话地分开双腿能让他下的手指深深探进自己的身体内部,最后认命般答道:“是,我的主人。”

 她的心中却暗暗决定:“夏南,你等我!只要找到机会,我就是砍下这头猪猡的头,把你救出去!你再忍耐一下就好!”可怜的女剑士不停地颤抖着,却挡不住野兽般的大汉不停的侵犯。

 而大汉显然不足于只是用手指玩她的身体,他拔出两手指,上面是艾拉体内的爱。金波斯在艾拉的眼前晃了晃手指,笑道:“货,看看你自己的水,给我好好干净!”

 然后他狠狠把手指进了艾拉的嘴里,而女剑士只能屈辱地品尝着自己的水。金波斯转头朝夏南道:“小弟弟,今天算你运气,能看到你的姐姐是怎么被我干得死的,好好看仔细了哦!这样的场面可不太多见!”

 说罢他一把掉了外面的子,出了已经发臭的不知道多久没洗的巨大,然后一把抓住艾拉的长发,强制把她的脑袋拉到自己的下喝道:“货!帮老子干净!”  M.aGUxSw.COm
上章 亚当的逆袭 下章